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文化

渭河水从我家门前流过 

时间:2021/3/13 9:59:17   作者:李芳兰   来源:中国民间网   阅读:7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从小我就知道,渭河水是家乡的母亲河,是家乡亲人赖以生存的河。也许是因为它是黄河的小支流吧,记忆中的渭河水混混沌沌,像是沉积不了的泥河,总也没清澈过,每次到河边挑回水的水,都要沉淀很长时间,几次过滤。渭水桥横跨河上,连接着河两岸的人来来往往,赶上大集,走都走不动。

渭河水从我家门前流过 

本文作者李芳兰

每次探家要返津都是搭乘深夜的火车,从家里到火车站不过10分钟的路程,送行的人推着自行车、载着我的行李,我们一路上说着、相互叮嘱着,不过多是我在听,他们在说,很多时候都是说着说着,笑声没了,充溢耳畔的是阵阵抽泣声,我知道是因为太多的不舍。

夜晚的渭河水远没有白天的热闹,寂静的夜晚里,行走在渭水桥上,听着脚下河水流动的“哗哗”声,心中总会有感触。喧嚣的生活中,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停下脚步,静下心来聆听河水流淌的声音。我常常是眼里含着泪水,为掩饰自己而停下脚步,趴在大桥的栏杆上,望着脚下的河水静静地流动。在夜色中,稀疏的星光悬挂在苍穹,黑暗中的河水在点点星光照耀下波光粼粼,就那样安静地涌动着,跌宕起伏。我的泪水滚落脸脸颊、跌到河水中,与河水混合后融为一体,然后一起滚滚向前奔涌。

其实说起渭河水也有着诸多的心痛。随着黄河水位的变化,原本就极度缺水的家乡,渭河水也没有幸免于难。行走在大桥上,一眼望出去,远远近近的村庄,一片片是土黄,满目黄沙,满目荒凉,几乎看不到树木绿草,凄怨,空中弥漫的是黄沙的味道,令人窒息。干涸的河床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曼妙,宽宽河床上流淌着的都只是一股细细的黄泥汤,就像失去水分的木乃伊,夹杂着一条条流动的泥浆,让人触目惊心,有揪心之痛。

我的家乡啊,你那美丽的湖泊在哪里?你那漫山的青翠在哪里?漫漫黄沙中我看到了你干涸的河床上撕裂的伤口流的血、欲哭无泪的无奈神情;我听到了你面对黄沙而束手无措的叹息、声嘶力竭的呐喊,我感受到了你无助的痛楚,怀念你那曾经有过富裕、广袤。我多想你具有江南的娇媚、富足,在这片多情的土地上,有着我太多的回忆、思念。

家乡的记忆,是幸福的记忆,幼时的玩伴有的已儿孙绕膝、含饴弄孙,享受着悠闲的生活,有的却还在为生计奔波、四处打工养家糊口,有的在政府部门任职,许是官位在身吧,总少有联系,倒是那些整日在田间耕作的伙伴,常常是电话不断,嘘寒问暖,心中总有亲情涌动。

有的时候我常想:要是我不离开家乡会是什么样子?会不会象大多数黄土地的女人一样,要不就地出嫁、要么远嫁他乡,我不知道。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是祖辈们的专属,大自然的造物、生活的所迫让他们习惯了靠天吃饭。现在的生活中机械化的耕作、收获不再是新闻,许多人走出养育祖辈的黄土地,用自己的勤劳、淳朴,在异乡辛苦地耕耘着,他们的脸上是知足、眼睛里是渴望、心里是对家乡的不舍、对亲人的牵挂、对未来生活的憧憬。

家乡的记忆,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忘、不敢忘、永远忘不掉的情怀。(天津滨海新区海滨街 李芳兰)


标签:家乡的记忆 
相关评论

中国民间网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部分原创外,其余来源于互联网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
苏ICP备11007552号-1 苏公网安备 32131102000150号